昼雨夕緗

路路相连到天边

象牙塔挽歌

九州高考的征文。江苏卷(语言)。九州未来发布地址

在作业和考试夹击的某次晚自习中写了手稿……字数=1k5。速写。


黎明方至,雪地一片通亮,实在很难不注意到暗红色衣裙的女孩子。她站在门前,垂着眼看不清表情,像是在犹疑着是否敲门。

我不愿其他人被吵醒,亦有一分好奇,下楼去给她开了门。

外面真冷,连阳光也是虚弱的。她身形高挑且瘦削,看上去不大健康,好似能被一束光折断。

“我叫做尹北水,”她说,声音有些喑哑,“从天启来的。没带武器。”


尹北水对我说,现在的世道是很乱的。“……总之,在打仗。你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,说多也不懂……其实我自己也不大懂。我这样的人,真是乱世里最没...

你知道我没有资格

「你知道,我没有资格评价,甚至叙述人类」


在此时应当出现的歌声中

我看见

缺失的无限递归。

事不关己的不确定性裹挟我。


十二年前的振臂而呼

被我观测到后第一万次地坍塌,破碎

众目睽睽


眼神贪婪,我凝视荧幕

荧幕不知疲惫,荧幕鲜艳明亮

「必要性?」

没有必要性。

「意义?」

没有意义。

亮光堆积如山,亮光跳动如山体崩塌

我仓皇而逃


结局在银镜反应中被诱导。

你知道,我没有资格评价,甚至叙述人类


我知道,因此我被你唾弃

十五支烟

又:春天的十五个瞬间

一生一次的十四岁过去了,我很怀念它。


【一】

我坐在学校礼堂里,心不在焉地听着冗长的讲话,把喝空了的柠檬茶盒子放到一旁。

旁边是一班;鄙视链顶端的班级。坐在我右边的一班的男生拿着一本议论文作文素材。我单手撑着脸颊垂着眼睛,闲闲地听他和别人低声说着“这本书里还有爱情故事诶”。

听着一句:

“孤独对人的危害相当于每天抽十五支烟。”

是谁想出来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啊。我为这素材书里编造的胡话感到十分好笑,愣了一刻,却忘不掉这句话了。


【二】

——你目前的心境怎样? 

——近来,觉得无论如何都得活下去才行。

二月的我是这么孱弱...

十四岁的普鲁斯特问卷

1.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?  

理解一切。被理解。不伤害到任何人是不可能的吧……


2.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?  

果然还是表达吧,我是如果能够领悟、不能表达也会感到很痛苦的人。表达当然也带来痛苦啦;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
3.你最恐惧的是什么?  

不再获得新的感受


4.你目前的心境怎样? 

a.此时此刻:就在不久前意识到自己只  有被别人喜欢的时候才能喜欢自己,很悲伤;感到写不完作业了,非常焦虑

b.近来:觉得无论如何都得活下去才行


5.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...

异乡人预言大雪将临

一切的诗都是情诗



他们说这儿的夜色明亮

他们说在这里,

西维拉沉默不语。


骑士苍白的脖颈

怎能喷薄这样鲜红的液体?

——接骨木的果实与血混杂;

在红色的河流中央

牧人拾起

一只破裂的手套。



在青鸟第二次或第三次

死去之后,

残留的羽毛再度在夜晚化作齑粉

并光采不复。

青鸟尚未重生;

祂意指朦胧、无以秉烛。


骷髅骑士是吊死鬼

从未拥有血浆。

一闪而过:脊椎上的念珠,

雨天里白色裙角被溅上的污水。

名词不属于你我。



在新大陆进化的信天翁

臆想出生殖隔离。

陈旧的卡片上字迹逐渐消失

无...

光明之迫:1

私小说,有点阴暗。可能会写完,可能写不完。不保证阅读愉快,也不是为了谁而写;只想写破碎的家庭,从未存在的梦,和一切空虚的东西。

叙事的初尝试,意识流手法运用(存疑)。

前文:光明之迫:0


+1


父亲不是一个恶人。 林空青想。父亲不是一个恶人;只是一个太冷漠的人。也许,这个家庭里的每一个,都对他有着隐秘的怨恨。只有他逃离了,甚至不曾感受过绵绵久远的苦役*。她咬住了下嘴唇,想:安纪现今也逃脱了。然而安纪毕竟在废墟中待了这么久。

她觉得很累,但并不口干舌燥。她颤抖地——冷静地拨通了从未有过通话记录的父亲的手机号,暗自希望会接通;或许其实希翼着不被接通。...

光明之迫:0

私小说,有点阴暗。可能会写完,可能写不完。不保证阅读愉快,也不是为了谁而写;只想写破碎的家庭,从未存在的梦,和一切空虚的东西。

叙事的初尝试,意识流手法运用(存疑)。


0


TO空青

雨停了,终于能再看见星空了。你看见这些字的时候,太阳升起了吗?

我作了这样自私的决定;可是,像以前一样,你会原谅我吧。可以原谅我吗。对不起。谢谢你。看到这里的你,虽然明白了我做了什么,也和平时差不多的面无表情吧。你就是这种地方,让我觉得,很悲伤。

姐姐:不要绝望,在此告辞。


所谓亲近的人离去前会有预感这件事,只是小说家杜撰的吧。虽然这样想着,林空...

凝華ちゃんは世界で一番好です——

给 @青烟凝華 的><…生日快乐呀……虽然是不知所云的东西,想给你看一看


Dalia非常的可爱,可爱得就像富士山的雪全部融化成了棉花糖铺满东京的街道,可爱得让我不再抱怨不应生在这个时代,可爱得让我因为还没见过达利亚所以想要活下去。达利亚就是这么的可爱哦,达利亚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女孩子。

(以前说的↑)


我开始写这些字的时候,是一节无聊的化学课。明天就是凝先生的生日了。

我本来想在九月画一些凝先生的;想画十五岁的凝華站在涅瓦河边写诗,想画十七岁的凝華坐在清晨的轻轨里看书。可是我完全没有想到上学以后会这么忙。做了很多努力,想重新安排日常,但...

流浪太阳

灰烬样色彩的鸟悲啼。

积云犹疑着

刺穿一行空白。

我迷失于

按未知法则运行的世界。


字母在海洋背面消逝。

我开始在

言语的碎片中流亡。

没有家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没有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不眠之夜的边缘

蝉不住地鸣叫着。

夏虫哪,你为何而鸣?

你十七年的光阴

换得的一季蝉鸣,

何必早早挥霍?


蝉鸣的间隙,我低下头

墨水却只在纸上留下

一个模糊的墨团。

夏虫哪,你为何而鸣?

为你的生吗

为你的死吗?


在每个雨停的间隙

在每个瘦落的夜;

夏虫不问未来、不问生死

他们不住地

不住地鸣叫,

好像明天就要死去

好像知晓

我明天就要死去。

© 昼雨夕緗 | Powered by LOFTER